香港記者協會主席楊健興 記協51周年晚宴致辭

仍然相信

(編按:香港記者協會5月18日舉行51周年晚會,主席楊健興以《仍然相信》為題發言,以下是演辭全文,與登載場刊全文有輕微改動。)

我去年的發言以「逆風堅持, 心不冷」為題,傳媒不但仍面對逆風,亦長時間處於寒冬;有人說全球暖化下,香港已沒有冬天,傳媒新聞行業卻彷彿只剩下冬季,經營環境困難,新聞自由空氣越來越稀薄,不斷有人「兇」記者、嚇港人,政府任內要完成基本法23條立法。23條未到,政府忽然推出逃犯條例修訂,頭上一把刀,避無可避,令人心寒。

但我們仍然相信,只要我們不放棄信念、理想和熱誠,冬天會有盡頭。

新聞工作者秉持信念,但亦不能太「離地」;現實是,傳媒生態持續惡化,經營和政治環境越來越差,言論自由和新聞自由空間被收窄;香港傳媒的故事,彷彿是「炒冷飯」,與一年前分別不大,只要改改日子後,可照搬出街;不少新聞工作者和公眾,可能已無可奈何地接受,「一國兩制」下,傳媒命運已注定,一種命運:「冇得做」,兩個選擇:留或走;很久之前,有人說,「要離開好易,留低卻需要好大勇氣」,對仍然抱有熱誠和希望的新聞工作者來說,留低和離開同樣困難。

但我們仍然相信一句話,梅花香自苦寒來;環境愈艱苦,記者的工作更具挑戰性,面對逆風,仍然堅守信念,因為我們相信、社會上亦有許多人相信,記者的工作對社會很重要。

過去一年多擔任記協主席,令我有機會接觸很多本地和海外不同人士,很清楚感受到,港人和國際社會對香港的新聞自由和言論自由,愈來愈擔憂;國際新聞監察機構每年公佈的新聞自由排名榜,香港的排名近年持續下降,我們做的新聞自由指數調查,評分多年來處於不合格水平。

去年7月,香港外國記者會(FCC)邀請香港民族黨召集人陳浩天擔任午餐會嘉賓,中央和港府強烈譴責,認為FCC「不應為陳浩天提供平台宣揚港獨」,有人要求政府應收回向FCC租出的會址,FCC能否延續會址租約未可知,但當日主持午餐會的時任第一副主席、金融時報亞洲編輯馬凱的命運已定,他去年申請工作證延期不獲批準,其後更被拒入境。

香港和國際社會極度關注事件,擔心中央和港府向FCC施壓、懲罰馬凱,會影響言論自由和新聞自由,殺雞儆猴,令自我審查惡化。

我們一直認為,FCC及其他社會團體,邀請社會上不同人士出席活動,發表言論,只要活動不觸犯香港法例,不應受到阻撓、威嚇及干擾。政府不但沒有維護言論自由,還帶頭收窄言論、新聞自由,立下極壞榜樣;「政治紅線」會變得愈來愈「紅」,無處不在;過去一年,我們看見「紅線」已扭曲了社會上一些人的行為、準則和價值觀。

從事新聞出版、文化藝術、大學教育、學術研究等的人,仍然相信多元、包容、理性,「我不同意你的觀點,但我誓死捍衛你說話的權利」。但「政治紅線」可以很主觀、帶有隨意性,政府過份強調,令政治凌駕法律,衝擊社會一直接受和認同的行為準則,扼殺多元、包容和理性,只剩下妥協。

中央和港府不斷提醒新聞工作者,「請站在紅線以外」,大家各自猜度紅線位置,為免跳落路軌,或被人從背後推一把,離開紅線越遠越好,新聞自由空間逐漸收縮。

我們仍然相信多元、理性、自由、包容、開放、問責。

公眾掌握多一點資訊比少一點好、多一個新聞機構比少一個好、政府開放多一個檔案比銷毀多一個好、官員多回答英文問題比重覆同一個答案好、多見記者比寫blog好,三個題目搞三個記者會,比搞「三合一」記者會好。

市民在知多一點的情況下,作出判斷和選擇,表達意見,他們最後可能仍不同意政府一些決定,但會感到較公平。

香港傳媒機構數目和種類眾多,但表面興旺,裏內暗淡;收入低,雖然仍有升職加薪,但增加的辛勞遠比增加的薪金多,行業前景一片灰暗,初入行的記者流動性大,中層斷層,高層也看不到前路。很多行家說,記者行業三年一代,五年是大限,「大限」臨頭,要面對留或走的抉擇。

我們仍然相信記者使命是追求真相、社會公義,揭露社會黑暗面,彰顯人間真善美。

我們相信記者的使命沒有「大限」,相信離開記者隊伍的朋友沒有忘記我們的天職,雖然轉到不同工作,仍然與很多市民一樣,站在我們背後,撐我們,為我們打氣、加油;我們也不會忘記要追求真相,要敢於踢爆謊言、偏見。要有所為、有所不為。

記協作為行業工會,同業對我們有期望,公眾對記者也有期望;我們為記者爭取合理權益,改善工作環境,提高專業水平,亦爭取新聞自由和言論自由;工作上有很多不足的地方,改變新聞行業正面臨困境的能力有限;在一國兩制逐漸只剩下一條「紅線」,言論自由和新聞自由空間逐步收縮下,我們不敢高估改變局面的能力,但我們相信堅持會帶來改變,變得更好,放棄,要承受改變,會變得更差。

逆風堅持,心未冷

仍然相信,不放棄

2019年5月18日

Speech: Power And Journalism After Umbrella Movement In Hong Kong (English On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