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聞自由持續惡化 記協憂劣勢已成

香港記者協會的最新調查顯示,公眾人士和新聞業界均認為,香港2015年的新聞自由較之前一年轉差,而具體的「新聞自由指數」亦連續兩年下跌。記協主席岑倚蘭憂慮,香港新聞自由持續處於偏低的不合格水平,讓這個香港賴以成功的支柱受到結構性侵蝕,甚至是公眾人權的基礎亦備受侵蝕。
根據調查,以0至100評分,2015年的香港「新聞自由指數」公眾部分為47.4,比之前一年的指數下跌1.4;而新聞工作者部分的指數則為38.2,較2014年下跌0.7。岑倚蘭指出,值得關注的是,新聞工作者雖然因為新聞自由情況有更設身的了解而令其自由指數一貫地低於公眾,但公眾部分的指數跌幅卻大於新聞界,顯示新聞自由受損的程度已十分明顯,以致非業界的公眾亦察覺得到。
「新聞自由指數」於2013年開始進行,透過與學者合組顧問團設計問卷和研究方法來行調查,並分為公眾和新聞從業員兩個部分。是次公眾人士調查由香港大學民意研究計劃於本年1月14日至19日進行,成功訪問1,021名十八歲或以上操廣東話的香港居民;新聞從業員部分於本年1月6日至2月16日由記協進行,成功訪問446名新聞從業員。
調查顯示,公眾和新聞業界都認為,香港整體新聞自由在過去一年有所轉差,而新聞從業員的觀感更為強烈。公眾調查結果顯示,54%港人認為2015年的新聞自由較2014年轉差,而認為沒有變化的,則有34%;至於新聞從業員認為整體新聞自由轉差的,佔85%,只有1%認為新聞自由在過去一年有所改善。
公眾人士與新聞工作者的認知差距,同樣出現在其他評定新聞自由指數的範疇。調查顯示,兩者對香港的新聞自由程度評分均不高,但公眾人士評分為6.1,仍較新聞界的5.1分略高,反映新聞從業員比公眾人士更不滿意香港的新聞自由,以0代表極之不滿、10代表極之滿意,公眾對新聞自由的滿意度為5.8,較前年的平均分再低0.2;而新聞界的滿意度則維持在4.4的偏低水平。
令人憂慮的是,在眾多評定指數的細項中,自我審查的評分明顯持續惡化,而且是眾多因數中最低分的,顯示問題十分嚴重。以10分代表最不普遍,0分代表十分普遍計算,新聞工作者指業界出現自我審查的普遍度是2.9分,而公眾亦有4.2分。當中,公眾和業界均認為,傳媒批評中央政府時有所顧忌的情況最普遍。
令香港新聞自由情況持續變差的因素還有法例保障不足,以10分代表極為足夠,0分代表極為不足來評價,公眾人士認為香港沒有足夠法例去確保記者採訪時可以順利獲取所需資訊的,平均分只有5.7,而身受其苦的業界,平均分更只有4.4,分別比去年低0.1分和0.2分。記協主席岑倚蘭促請政府儘快製訂「資訊自由法」,以抗衡新聞自由空間日漸收縮的不良影響。
2014年頗為嚴重的記者採訪時的遇襲問題,去年稍有改善。以10分代表極之普遍,0分代表沒有出現來評分,公眾和新聞從業員的評分分別是4.6分和4.9分,較前年的5分以上略為改善。
雖然香港整體的新聞自由每況愈下,但調查同時顯示,公眾和新聞界均認為,香港傳媒的監察功效未有進一步減弱,對比2014年,兩者的評分去年均維持在6.3分(以10分為功效極大計算)。
記協主席岑倚蘭指出,調查結果顯示新聞界仍能發揮監察作用,但若然沒有法例的保障,新聞工作者的個人努力將會事倍功半,尤其是在社會撕裂嚴重以致對不同意見的包容度轉低、政府屢屢以不恰當的渠道發布消息、自我審查加劇等情況下,香港新聞自由前景不容樂觀。她促請政府帶頭創造空間,讓新聞自由不受侵擾,因為改善人權之本的新聞自由和言論自由是政府的職責所在,更何況新聞自由是《基本法》保障的人權之一。
「新聞自由指數」得以成功制訂,端賴顧問團成員無私協助,本會特此表示謝意。
顧問團成員包括(排名不分先後):
 麥燕庭女士(香港記者協會前主席)
 曾善璘女士(香港記者協會新聞自由小組召集人)
 蘇鑰機博士(香港中文大學新聞與傳播學院教授)
 梁旭明博士(嶺南大學文化研究系副教授)
 鍾庭耀博士(香港大學民意研究計劃總監)
傳媒查詢:請致電2591 0692跟本會聯絡。(下載報告)
香港記者協會
2016年3月22日
450人出席「夠薑集會」 力拒不明不白解僱員工
《傘下人‧情‧事──香港記者佔領採訪集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