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聞自由每況愈下 公眾評分再創新低 中央政府被視為主因

香港記者協會最新的「新聞自由指數」顯示,公眾人士對香港新聞自由的評分再創新低,跌幅更是歷年之冠,中央政府被指為主因。新聞從業員對新聞自由的評分仍然維持不合格水平。每五名受訪記者中,就有一位表示,上級曾就香港獨立相關之報道向其施壓。

記協指出,公眾部分出現歷來最大跌幅,反映出現香港外國記者會副主席馬凱被逐離港等連串事件,公眾已感受到在北京的壓力下,香港的新聞自由環境已由溫水煮蛙變成熱水滾蛙。值得注意的是,這些意見還未反映公眾對《逃犯條例》修訂可能令新聞自由空間進一步惡化的憂慮。

調查於今年一 丶二月間進行,反映過去一年對新聞自由的評價,分為公眾和新聞從業員兩個部分,並以 0 至 100 評分。

圖一:香港新聞自由指數六年變化 (2013-2018)

 

公眾部分

公眾部分的「新聞自由指數」為 45,比之前一年的指數下跌 2.1,為此調查自2013年開始以來之新低。公衆人士在衡量香港新聞自由時所考慮的因素,也出現重要變化,中央政府所佔的權重,由往年的第四位,躍升至第一位,是爲六年來首次。

指數的公眾部分創新低,主要是因為有三項評分都急跌0.4分,包括(一) 新聞傳媒發揮監察的功效;(二) 是否有足夠法例確保新聞記者採訪時可以順利獲取所需資訊;(三)  本港新聞傳媒立場取態的多元化程度等。

接近七成的公眾受訪者認為,政府拒絕為外國記者會副主席馬凱工作簽證續期,對香港新聞自由構成損害。

表一:新聞自由指數公眾部份  出現顯著變化的三項指標 (平均分 0-10)

公眾部分 2013 2014 2015 2016 2017 2018

平均分

變化

香港有沒有足夠法例去確保新聞記者採訪時可以順利獲取所需資訊? (愈高分代表愈足夠) 5.8 5.8 5.7 5.7 5.7 5.3 -0.4**
新聞傳媒發揮監察的功效有幾大?(愈高分代表功效愈大) 6.6 6.3 6.3 6.2 6.3 5.9 -0.4**
本港新聞傳媒立場取態的多元化程度有幾多? (愈高分代表愈多元) 6.0 5.9 5.8 5.7 5.8 5.4 -0.4**

** 與上次調查比較,該數字於 p=0.01 水平下在統計學上變化顯著。

 

新聞從業員部分

新聞從業員部分的指數為 40.9,較 2017 年輕微上升 0.6分,按香港大學民意研究計劃的解釋,此變化在統計學上並非顯著,即該部份指數與去年相若。主要原因是在多項問題的分數上有輕微分數上升(0.1分),包括新聞傳媒批評特區或大財團有所顧忌的情況;有否出現自我審查;以及傳媒獲取所需資訊情況等,但改善幅度並不顯著。

值得注意的是,81%受訪新聞工作者認爲,香港新聞自由的整體情況比一年前倒退,25%更認爲是大幅倒退。自我審查及中央政府繼續成為主要壓力來源。

令人憂慮的是516名受訪記者中,有112位表示上級有就關於香港獨立的討論向他們施壓,要求不作或少作報道,佔總數之22%。同時,69%受訪者表示,中央官員近年言行側重一國先於兩制,令他們在報道與此立場不同的聲音時感到不安。比例較往年增加6個百分點。

事實上,被超過九成三或以上受訪新聞從業員列為對新聞自由有損害的事件中,絕大部份與內地政府有關。這些事件包括: (一) 政府拒絕為馬凱工作簽證續期;(二) 香港民族黨被定為非法組織; (三) 多家傳媒被指在內地官員指示下刪剪或修飾關於中央官員言論之報道; (四) 大館一度拒絕為中國流亡作者馬健提供演講場地;(五)北京及四川公職人員襲擊香港記者。

是次公眾人士調查由香港大學民意研究計劃於本年 1 月 21 日至 24日進行,成功訪問 1,003 名十八歲或以上操廣東話的香港居民;新聞從業員部分於本年 1 月 5 日至 2月28日由記協進行,最終成功訪問了 535 名新聞從業員。

新聞自由指數得以成功制訂,端賴顧問團成員無私協助,本會特此表示謝意。顧問團成員包括(排名不分先後):

  • 香港記者協會前主席 麥燕庭女士
  • 香港中文大學新聞與傳播學院教授 蘇鑰機教授
  • 嶺南大學文化研究系副教授 梁旭明教授
  • 香港大學民意研究計劃總監 鍾庭耀博士

 

傳媒查詢:若有進一步查詢,請致電 2591 0692 跟本會聯絡。

香港記者協會
2019年4月16日

 

結果簡報 (只提供pdf版)

報告下載

 

2019年人權新聞獎公佈結果
多個傳媒工會、組織及機構就《公開資料法》諮詢提交意見書 要求盡快立法並成立有獨立執行權力的資訊專員公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