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記者協會2021年度言論自由年報──破碎的自由

香港記者協會今日發表題為《破碎的自由》的2021年度言論自由年報。年報總編輯楊健興認為,過去一年香港傳媒環境急速惡化,自由在極權下被摧毀,支離破碎,官方對其他媒體的打壓經已展開,未來將會更為明顯。

年報指出,國安法下的香港滿佈紅線:壹傳媒創辦人黎智英被捕;特首林鄭月娥對傳媒制度加以限制,例如計劃訂立假新聞法、整頓港台、收緊查冊準則及修改傳媒定義等等。凡此種種,都令傳媒面臨前所未見的衝擊,新聞空間的收窄令傳媒工作者風險日增,必然引起自我審查,令公眾知情權因而減少。

年報刊印之時,蘋果日報旗下三間公司因高層涉嫌違反國安法而被凍結資金,最後被逼停止營運。數以百計同業失去工作之餘,亦令記協擔憂自由多元的香港會因掌權者的壓逼而不再被世界公認為國際都會,損害香港的國際聲譽。

記協在年報中呼籲:

一、人大應因時制宜,考慮港人憂慮,檢討《港區國安法》實施後香港情況,研究修訂及補充條文,特別是傳媒可以以公眾利益作為答辯理由,保障新聞自由;

二、政府恢復過去查冊安排,讓傳媒可以透過查冊,取得資料進行新聞採訪工作,發揮監察社會功能;

三、政府擱置研究以立法形式處理「虛假訊息」,應透過例如教育、宣傳等方式提高對市民對虛假訊息的認識,自行監察;

四、取消《警察通例》內有關「傳媒代表」內容所作出的修訂,真正配合傳媒採訪工作;

五、政府應加速制訂《資訊自由法》和《檔案法》,賦予公眾真正的法定知情權和查閱檔案權利;

六、停止打壓香港電台、尊重編採自主。

香港記者協會2021年度言論自由年報共分六個章節:

第一章:楊健興講述國安法下傳媒自由空間日漸萎縮,國安法「武器法」引致處處可見的政治「紅線」,計劃訂立假新聞法為政府增添另一利刀,名筆名咀因而身心俱疲,外媒留有兩手準備。記協新聞自由指數亦因而創出新低。

第二章:鄧俊豐指出記者現時查閱公共登記冊的各項難題。蔡玉玲因查冊而被控罪成令傳媒工作者嘩然,但限制查冊的影響及衝擊自2019年已經浮現,入境處、運輸署、公司註冊處、屋宇署及選舉事務署分別藉修改守則,拒絕開放數據及更改法例禁止或審查公眾及傳媒查閱公共登記冊,令記者查冊更加困難,收窄調查報導的可行性。

第三章:政府及警方自2019年反修例示威便指出記者人數眾多,有「假記者」,令執法更加困難。2020年5月,警方單方面修改《警察通例》中有關「傳媒代表」的定義,限制自由身記者、校媒記者及公民記者。左派亦接棒建議政府推行傳媒發牌制度,可見中央希望特區政府祭出方案規管記者。

第四章:區家麟分析政府對香港電台過去一年的整頓。節目如《頭條新聞》、《左右紅藍綠》及《警訊》;人員如蔡玉玲、利君雅及唐若韞等,在過去一年皆從港台中消失。公開透明及編輯自主亦隨更換廣播處長而日漸消磨,公共廣播理念中的獨立監察者角色在全面管治權下轉為政府喉舌,體現威權政體下公共廣播的脆弱。

第五章:林妙茵回顧有線新聞組在2020年12月1日的「大辭職日」前後點滴,包括當日和高層理論的情況及裁員前新高層的作風;「快樂新聞組」並肩作戰的畫面,例如對新聞專題抽絲剝繭、以另類手法解釋重要議題及在社會撕裂日益嚴重下保持中立公允。

第六章:閭丘露薇拆解媒體作為維穩工具的過程。新型冠狀肺炎在爆發初期,中國媒體出現各種論調,但去年2月中的中央指示統一了媒體口吻,批評聲音下架,取以代之的是中國抗疫的成功故事。改革開放後,部分聲音認為輿論監督在新聞媒體市場化下會對中國民主化帶來推動作用,但近年中央因擔心政治權威的削弱及對西方影響的防備,而加強規管市場化媒體,亦對國際傳播更為進取,管控至今絲毫未有放鬆的跡象。

言論自由年報可在本會網頁(www.hkja.org.hk)或按此下載。若有進一步查詢,請致電 2591 0692 或電郵 [email protected] 與本會聯絡。

香港記者協會
2021年7月15日

記協向壹傳媒集團失業員工派發第二輪現金券
二零二一至二零二二年度香港記者協會執行委員會選舉結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