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記者協會回應兩名記者七一立法會暴動案中被裁「逗留議會罪」罪成

兩名記者今日在2019年七一立法會暴動案中,被裁定「逗留議會罪」罪成,須還押候判,香港記者協會對裁決感到非常痛心。事件顯示,記者在工作期間受到法律檢控的風險。《基本法》第27條訂明「香港居民享有新聞自由」,卻毫無實際保障。記協憂慮案例會進一步窒礙記者的採訪工作。

兩位同業中,一人為城市大學編委會的學生記者,副修媒體及傳播。在處理其申辯時,記協驚訝法官在判詞中,完全沒有就《基本法》賦予新聞自由作比重考慮,亦完全採納控方陳述(判詞第73、74段)。雖然法官最終接納其「不聽從指示」的抗辯理由,但認為他曾接觸被撕毀的基本法小冊子屬「不遵守秩序」。法官在判詞指「……該小冊子曾被示威者撕毀,如控方所陳詞指,這明顯是警方調查方向之內,D1(即被告)即使是拍照記下損毀,亦沒必要更不應觸及那被示威者損毀的基本法小冊子,理應不可干擾案發現場的物品,明顯D1的行為是不守秩序。」(判詞第116段)。七一立法會被破壞的案件,是本港史上首次,現場情況及後果,並沒有任何先例可循。法官把警方調查方向等同記者的「必然所知」,本會認為並不合情理。

次被告為《熱血時報》記者,法官不接納他抗辯指不知道立法會當時已發出紅色警示。記協認為,事發時現場情況混亂,記者在現場充滿不確定性,而且在同案作供的立法會人員亦表明執行有關「紅色警示」時屬勸喻性質,同業的辯解有可能性。遺憾地,法官沒有考慮有關情況。

在此刻的政治環境下,傳媒面臨的風險有增無減。記協作為工會,有時亦難為同業福祉帶來實質改變,但仍會盡力提供一切可行的協助,竭力捍衛記者權益。

香港記者協會
2024年2月1日

香港記者協會就鄧炳強局長以失實言論批評本會缺認受性感極度遺憾